后现代管理:划时代的全球管理变革
2017-11-13 16:00:54   来源:环球财讯网   评论:0 点击:

  文/张 羿(《管理救赎》节选)

  后现代管理,是应对未来世界挑战的必然选择。后现代管理颠覆了现代管理的人性假设,并在此基础上对治理模式、商业模式、战略模式、组织模式、营销模式、创新模式、领导模式、文化模式、管理哲学进行了全方位重构。

  后现代管理超越了现代管理的纯商业体系,致力于以重建文化与信仰为前提的管理革命。通过管理中的人性完善,来建立全新的价值,寻找生命的意义。如此,才能从容应对已经到来的巨变时代。

  大数据革命促使人类对宇宙的再认识,互联网时代企业组织的超生命化,使曾经的现代世界观无法适应管理实践。一场划时代的管理变革正在全球上演,而迎接这一伟大的全新管理范式,必须摈弃陈旧的世界观。加里·哈默曾经对管理的大未来进行展望,但所谓的管理大未来不是泛泛的口号,而是切切实实的管理范式革命。

  现代管理哲学虽缘起于启蒙理性,但现代管理的雏形却可以追溯到3000多年前的摩西时代。历史上第一个管理顾问,是摩西的岳父叶忒罗。他比马科斯·韦伯早3000多年提出科层制。不过,叶忒罗的科层制与现代管理具有完全不同的世界观背景。那时的摩西还没有统治百姓的观念,他只是百姓的奴仆。

  对于现代管理而言,最核心的不是以科层制为特征的组织架构,而是赋予科层制以反人性色彩的世界观。这种管理范式在笛卡尔之后的现代世界中达到顶峰,而在互联网大潮下的后现代管理革命中全面崩溃。因此,后现代管理并非完全意义上的创新,而在很大程度上是对原初管理的一种恢复,其前提是人性的回归。现代和现代管理都是人类历史上的过渡阶段,而后现代管理则意味着人性的解放和回到管理的本质状态。

  管理救赎的前提是人性救赎。摈弃笛卡尔的机械世界观,以怀特海的有机哲学和柏格森的生命哲学为起点,回到人类的原初状态,是管理救赎的根本之路。很多企业家在面对管理变革大潮时,并非在理性上一无所知,而是在意志上无法战胜自我。人性误区并非现代所独有,而是亘古常存,但现代世界观却更严重地辖制了人性。企业家若要在后现代管理浪潮中免于落伍,就须超越自己的人性弱点,并发扬人性的光辉。从权欲和财欲中解放人性,是管理变革的前提。现代世界观导致了人性的迷失,我们首先需要人性的救赎,然后才能进行管理革命。

  每一个人的人性都充满残缺,同时也充满高贵和光芒。后现代管理不是沉重的理论包袱,而是能够彻底解放管理者的创新和竞争利器。在解放人性的前提下,管理才能赢得解放。

  后现代管理人性论突围

  人性仍是未解之谜,因而也是管理的永恒主题。现代管理是一部人性误诊史,后现代管理则从重新定义人性开始。在此基础上,后现代管理也重新定义了自由,重新定义了管理。

  管理是上天赋予人类的最高使命,就此而言,管理的概念大于领导的概念。管理包含领导,而不是领导包含管理。从超文化的视角审视管理的本质、审视管理者,则历史以及现实中无一人堪称合格的管理者。这也为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要真正洞悉人性,必须具备超文化的视角。文化存异、人性求同,是超文化方法论的核心。借助这样的视角,我们可以穿透文化的迷雾而抵达人性的本质。管理的目标是为释放人性,实现人的自由。但管理中的一切自由,皆以绩效为目标。不能创造良好绩效的自由不是真自由。

  后现代管理治理模式突围

  经典的现代公司治理结构,是两权分离下的委托--代理模式。现代治理结构是反人性的产物,在互联网与知识工作者崛起的背景下,已经不合时宜。安然、世通的倒塌,是现代治理模式终结的标志。

  随着互联网与人性解放的浪潮,以全员持股为基础的共同治理模式正在成为主流,此种产权革命是后现代管理的基础。德鲁克预见到知识工作者对现代治理结构的挑战,但他并没有提出治理结构的变革是后现代管理的前提。

  后现代管理商业模式突围

  互联网对商业模式的颠覆,首先在于人性观和价值观的颠覆。在商业模式的重构中,也实现了对人性的升华。商业模式已经被提升到战略的高度,未来的商业模式,是战略的基石,并且与战略形成了并轨与共振。跨界、多元与平台--生态化,已经成为商业模式的基础。而以工业4.0为支撑的柔性制造,则是未来商业模式升级的基准要素。

  未来,大数据将催生商业模式的再造。而万联网则将进一步颠覆商业模式,并推动商业模式的不断迭代。万联网商业模式也将促使商业模式的人性化重组。未来,综合性平台衰落,垂直化平台崛起,人工智能颠覆商业模式,VR+商业模式普及,超级个体崛起。而商业模式的创新永无止境,我们无法判断在下一个拐角会出现何种商业模式。

  后现代管理战略突围

  后现代战略将全面超越迈克尔·波特的竞争战略理论。未来需要的是移动式定位与战略,在一个不确定的时代,战略的重要性不是降低而是提升了。战略从未如此重要。

  不确定时代并非一切都不可确定,战略决策必须首先锁定确定性因素。决策从来就不是纯粹理性的问题,而是理性与灵性的糅合,甚至是妥协的产物。

  未来是复合式战略的时代,单一式战略已经无法适应多变的商业环境。在复合式战略执行的过程中,战略协同的需求日益突出。复合式战略是模式+计划+执行的过程,在此过程中还包括战略的学习与转型。在湍急如水流的时代,战略也是移动的。

  后现代管理组织突围

  关于组织变革,有许多流行但不严谨的概念。重新审视去中间化、去中心化、无边界组织等概念,发现他们都经不起推敲。未来的组织是超生命组织,它将突破马科斯·韦伯的科层制、颠覆科斯的企业边界理论,使我们必须重新定义公司。组织模式是最核心的竞争壁垒,比商业模式和战略更为重要。

  平台化是超生命组织缔造的基础,社会化是超生命组织的本质。公司使命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自由、协同与组织效率成为重中之重。超生命组织将进一步解放人性,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将使未来公司成为章鱼式组织。

  后现代管理营销突围

  未来的营销是阿尔法营销,面向阿尔法、Z世代、千禧一代的部落化营销将成为主流。未来的阿尔法营销将回归商业与人性,“创消者”成为营销的主导。唐·舒尔茨的整合营销已经终结,菲利普·科特勒的营销理论也不能解释新的课题,我们需要新的超文化营销。

  阿尔法营销将面临产品战略再造、营销渠道再造、营销终端再造。营销传播将趋向精准传播,传播渠道将更为复合。而品牌将面临分化与转型,品牌意识进一步提升,而品牌忠诚度不断下降。未来的营销还将趋向超时尚化,消费者将更注重品质,而不是流行因素。

  后现代管理创新突围

  越来越多的大公司被困创新陷阱,现代创新范式已经终结。在所有的创新中,管理范式的创新成为重中之重。设计思维主导的创新将取代技术或研发创新。

  保持创新优势越来越难,颠覆式创新随处可见。建立领先的创新机制和创新文化,推动创新管理模式转型是核心。打造跨学科创新团队,建立开放式人力云系统至关重要。在创新为王的时代,洞穿人性与科技的本质,避免陷入科技宗教狂热,避免被人工智能所毁灭等,都成为前所未有的主题。后现代创新范式,无疑是对克里斯坦森创新理论的全面超越。

  同时,每一家企业都具有创新极限。组织和组织的创新能力,都不是无限的。这是不可抗拒的生命规律。在未来的创新时代,更重要的是人性解放。而管理的使命,则是在创新中寻找生命的意义。

  后现代管理领导力突围

  后现代领导力从超越约翰·科特的领导理论和保罗·赫塞的情境领导开始。管理是上天赋予人的最高使命,因此领导是管理的一部分。领导者不以领导自居,是应有的谦卑姿态。这不是降低领导的重要性,而是提升了其重要性。在人人皆为CEO的时代,领导并未消失,而是领导模式发生了改变。摩西对以色列人的带领,不是一种领袖行为,而是作为奴仆的服侍行为。这就是领导模式转型的真实意义。

  在管理中有领导,在领导中也有管理。领导是一种影响与服侍他人的行为,领导包含相互影响和服侍。因此,存在着一种双元领导或多元领导模式。同时,每个人都具备领导的职能。

  后现代管理文化突围

  文化不是公司的装饰,而是公司的精神属性,是公司的本质与灵魂所在。文化的重要性超过商业模式与战略。未来,文化才是制胜之本。

  以超文化方法论可以发现不同文化的同构性,这就是文化的基因。我们称之为元文化。互联网时代,大公司文化的趋同性日趋明显,这正是元文化存在的证明。在跨国公司文化重组和全球性公司文化构筑中,元文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这一全新的视角,对于消弭文化隔阂,促进人类大同具有重要的价值。同时,元文化对于公司去政治化,和社会化公司的缔造都具有新鲜的启示意义。超文化思维是对霍夫斯泰德文化差异理论的彻底超越。

  后现代管理哲学突围

  后现代管理哲学是超越笛卡尔世界观的整体论和有机论哲学。从万物互联到生命互联,后现代管理哲学将促进人类平等和人性自由。后现代管理哲学将企业视为有人格的超生命系统,公司的人格即公司领袖与全体成员人格的延伸。后现代管理哲学将构筑企业人格,并遏制科技与创新的宗教化倾向。在人工智能发展可能失控的未来,后现代管理哲学将成为有效的控制性力量。

  后现代管理哲学将从中西哲学的源头,寻找敬畏与爱的元素,如稻盛和夫一样,建立“敬天爱人”的公司哲学,以利他经济学,实现企业的持续发展。后现代管理哲学是生命哲学、人性哲学,是可以在管理实践中贯彻的信念与信仰。

  后现代管理毫无疑问是一场全面的突围,目前全球企业之所以会陷入各种迷茫,就是因为现代管理已经过时,而后现代管理却姗姗来迟。但一切都为时不晚,从现在起,我们将开启后现代管理新时代,开启后现代企业与后现代管理的辉煌历史。这需要每一位企业家和管理者,每一位企业人的共同参与和努力。

  --张羿《管理救赎:后现代管理缔造》,中国财富出版社2017年重磅图书。

  张羿简介

后现代管理:划时代的全球管理变革

  张羿,著名管理学家、后现代管理开创者。现为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暨中数信安集团首席管理顾问,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多所名校EMBA导师。曾任《商界评论》、《管理学家》、《中国新时代》等多家财经媒体专栏作家或特约撰稿人。

  著有《后现代企业与管理革命》(2004年)《中国式管理批判》(2007年)。著作被多所高校列为博士研究生重要参考文献,为众多管理学专业论文所引用,并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官网、《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企业家》、新浪财经等广泛报道或转载。

  曾在中国管理传播网与中国式管理大师曾仕强展开中国式管理大辩论,引起强烈反响。曾在博客中国与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互联网周刊》主编姜奇平,展开后现代商业精神大辩论,引起强烈反响。曾因《万科与世界级企业的真正差距》一文被《中国企业家》杂志转载引发强烈反响,该文在十年前就指出万科产权制度的弊端,间接预警了今天的“宝万之争”。

  2004年7月,曾应邀出席IFSAM第七届世界管理大会,发表《现代企业的终结与后现代企业的兴起》主题学术报告,引起国际管理界强烈关注。《管理救赎:后现代管理缔造》,是张羿二十年管理创新的结晶,是德鲁克、彼得斯之后世界管理学集大成之作。

  张羿历经二十年企业实践,并具有从记者到经理人到企业家的丰富从业经历。其管理学著作视野开阔,思想深刻独到,理论与实践并重。在中国管理科学学会主持的《管理蓝皮书:2017年中国管理发展报告》中,张羿后现代管理与海尔管理模式同被列为中国本土诞生的世界级管理。

  名家推荐

  张羿《管理救赎》是一部开创性著作。作者用后现代范式,更替现代性范式,推动机械型管理向生命型管理进行系统的理论转型升级。管理学的再现代化,是发生在管理领域的“出埃及记”,旨在将人类管理从利用工具理性为主,救赎为以人性复归为主;从服务于异化,救赎为服务于使命;从现代性这一低层次,救赎到后现代这一高层次。最终与经济实践的转型升级同步,实现管理理论从工业时代的现代化,向信息时代的现代化的惊险一跃。

  --姜奇平 中国信息社会50人论坛轮值主席、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社科院信息化与网络经济室主任、中国科学院《互联网周刊》主编

  这是一部与旧时代划清界限的著作!我很久都不看管理学的书了,因为现代管理学的基础正在崩塌。互联网来了,全新构建了我们这个世界,颠覆了原来的组织和管理思维。在移动互联、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巨变时代,一切坚固的管理思维都在烟消云散,全球的组织将如何重新思考管理?未来我们需要怎样的管理思想和哲学?什么时候新的管理才成型呢?张羿先生宏大、深邃、直抵本质的论述,是管理界根本反思的开始!

  --罗振宇 《逻辑思维》创始人

  十几年前我就拜读过张羿的著作,并推荐给我的研究生。张羿的管理创新具有相当的独立性和领先性,这本《管理救赎》更堪称是近二三十年来全球管理创新的集大成之作。张羿著作的跨学科性和思想的深刻性与德鲁克十分相似,我相信中国诞生德鲁克式管理思想家的时代已经到来。

  --彭新武 中国人民大学管理哲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哲学博士、管理学博士后。日本爱知大学客座研究员、韩国首尔国立大学商学院客座研究员

  《管理救赎》中所提出的后现代管理范式,对身处物联网时代的企业具有很好的借鉴作用。张羿对海尔转型的理解非常到位和深刻,海尔在转型过程中坚持以人的价值为中心,通过人单合一模式实现企业在战略、组织、薪酬三个层面的颠覆,使企业从制造产品到孵化创客,成为平台型企业。希望更多的企业能够用物联网的范式,换道超车、引领时代。

  --周云杰 海尔集团总裁节选)

  后现代管理,是应对未来世界挑战的必然选择。后现代管理颠覆了现代管理的人性假设,并在此基础上对治理模式、商业模式、战略模式、组织模式、营销模式、创新模式、领导模式、文化模式、管理哲学进行了全方位重构。

  后现代管理超越了现代管理的纯商业体系,致力于以重建文化与信仰为前提的管理革命。通过管理中的人性完善,来建立全新的价值,寻找生命的意义。如此,才能从容应对已经到来的巨变时代。

  大数据革命促使人类对宇宙的再认识,互联网时代企业组织的超生命化,使曾经的现代世界观无法适应管理实践。一场划时代的管理变革正在全球上演,而迎接这一伟大的全新管理范式,必须摈弃陈旧的世界观。加里·哈默曾经对管理的大未来进行展望,但所谓的管理大未来不是泛泛的口号,而是切切实实的管理范式革命。

  现代管理哲学虽缘起于启蒙理性,但现代管理的雏形却可以追溯到3000多年前的摩西时代。历史上第一个管理顾问,是摩西的岳父叶忒罗。他比马科斯·韦伯早3000多年提出科层制。不过,叶忒罗的科层制与现代管理具有完全不同的世界观背景。那时的摩西还没有统治百姓的观念,他只是百姓的奴仆。

  对于现代管理而言,最核心的不是以科层制为特征的组织架构,而是赋予科层制以反人性色彩的世界观。这种管理范式在笛卡尔之后的现代世界中达到顶峰,而在互联网大潮下的后现代管理革命中全面崩溃。因此,后现代管理并非完全意义上的创新,而在很大程度上是对原初管理的一种恢复,其前提是人性的回归。现代和现代管理都是人类历史上的过渡阶段,而后现代管理则意味着人性的解放和回到管理的本质状态。

  管理救赎的前提是人性救赎。摈弃笛卡尔的机械世界观,以怀特海的有机哲学和柏格森的生命哲学为起点,回到人类的原初状态,是管理救赎的根本之路。很多企业家在面对管理变革大潮时,并非在理性上一无所知,而是在意志上无法战胜自我。人性误区并非现代所独有,而是亘古常存,但现代世界观却更严重地辖制了人性。企业家若要在后现代管理浪潮中免于落伍,就须超越自己的人性弱点,并发扬人性的光辉。从权欲和财欲中解放人性,是管理变革的前提。现代世界观导致了人性的迷失,我们首先需要人性的救赎,然后才能进行管理革命。

  每一个人的人性都充满残缺,同时也充满高贵和光芒。后现代管理不是沉重的理论包袱,而是能够彻底解放管理者的创新和竞争利器。在解放人性的前提下,管理才能赢得解放。

  后现代管理人性论突围

  人性仍是未解之谜,因而也是管理的永恒主题。现代管理是一部人性误诊史,后现代管理则从重新定义人性开始。在此基础上,后现代管理也重新定义了自由,重新定义了管理。

  管理是上天赋予人类的最高使命,就此而言,管理的概念大于领导的概念。管理包含领导,而不是领导包含管理。从超文化的视角审视管理的本质、审视管理者,则历史以及现实中无一人堪称合格的管理者。这也为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要真正洞悉人性,必须具备超文化的视角。文化存异、人性求同,是超文化方法论的核心。借助这样的视角,我们可以穿透文化的迷雾而抵达人性的本质。管理的目标是为释放人性,实现人的自由。但管理中的一切自由,皆以绩效为目标。不能创造良好绩效的自由不是真自由。

  后现代管理治理模式突围

  经典的现代公司治理结构,是两权分离下的委托--代理模式。现代治理结构是反人性的产物,在互联网与知识工作者崛起的背景下,已经不合时宜。安然、世通的倒塌,是现代治理模式终结的标志。

  随着互联网与人性解放的浪潮,以全员持股为基础的共同治理模式正在成为主流,此种产权革命是后现代管理的基础。德鲁克预见到知识工作者对现代治理结构的挑战,但他并没有提出治理结构的变革是后现代管理的前提。

  后现代管理商业模式突围

  互联网对商业模式的颠覆,首先在于人性观和价值观的颠覆。在商业模式的重构中,也实现了对人性的升华。商业模式已经被提升到战略的高度,未来的商业模式,是战略的基石,并且与战略形成了并轨与共振。跨界、多元与平台--生态化,已经成为商业模式的基础。而以工业4.0为支撑的柔性制造,则是未来商业模式升级的基准要素。

  未来,大数据将催生商业模式的再造。而万联网则将进一步颠覆商业模式,并推动商业模式的不断迭代。万联网商业模式也将促使商业模式的人性化重组。未来,综合性平台衰落,垂直化平台崛起,人工智能颠覆商业模式,VR+商业模式普及,超级个体崛起。而商业模式的创新永无止境,我们无法判断在下一个拐角会出现何种商业模式。

  后现代管理战略突围

  后现代战略将全面超越迈克尔·波特的竞争战略理论。未来需要的是移动式定位与战略,在一个不确定的时代,战略的重要性不是降低而是提升了。战略从未如此重要。

  不确定时代并非一切都不可确定,战略决策必须首先锁定确定性因素。决策从来就不是纯粹理性的问题,而是理性与灵性的糅合,甚至是妥协的产物。

  未来是复合式战略的时代,单一式战略已经无法适应多变的商业环境。在复合式战略执行的过程中,战略协同的需求日益突出。复合式战略是模式+计划+执行的过程,在此过程中还包括战略的学习与转型。在湍急如水流的时代,战略也是移动的。

  后现代管理组织突围

  关于组织变革,有许多流行但不严谨的概念。重新审视去中间化、去中心化、无边界组织等概念,发现他们都经不起推敲。未来的组织是超生命组织,它将突破马科斯·韦伯的科层制、颠覆科斯的企业边界理论,使我们必须重新定义公司。组织模式是最核心的竞争壁垒,比商业模式和战略更为重要。

  平台化是超生命组织缔造的基础,社会化是超生命组织的本质。公司使命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自由、协同与组织效率成为重中之重。超生命组织将进一步解放人性,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将使未来公司成为章鱼式组织。

  后现代管理营销突围

  未来的营销是阿尔法营销,面向阿尔法、Z世代、千禧一代的部落化营销将成为主流。未来的阿尔法营销将回归商业与人性,“创消者”成为营销的主导。唐·舒尔茨的整合营销已经终结,菲利普·科特勒的营销理论也不能解释新的课题,我们需要新的超文化营销。

  阿尔法营销将面临产品战略再造、营销渠道再造、营销终端再造。营销传播将趋向精准传播,传播渠道将更为复合。而品牌将面临分化与转型,品牌意识进一步提升,而品牌忠诚度不断下降。未来的营销还将趋向超时尚化,消费者将更注重品质,而不是流行因素。

  后现代管理创新突围

  越来越多的大公司被困创新陷阱,现代创新范式已经终结。在所有的创新中,管理范式的创新成为重中之重。设计思维主导的创新将取代技术或研发创新。

  保持创新优势越来越难,颠覆式创新随处可见。建立领先的创新机制和创新文化,推动创新管理模式转型是核心。打造跨学科创新团队,建立开放式人力云系统至关重要。在创新为王的时代,洞穿人性与科技的本质,避免陷入科技宗教狂热,避免被人工智能所毁灭等,都成为前所未有的主题。后现代创新范式,无疑是对克里斯坦森创新理论的全面超越。

  同时,每一家企业都具有创新极限。组织和组织的创新能力,都不是无限的。这是不可抗拒的生命规律。在未来的创新时代,更重要的是人性解放。而管理的使命,则是在创新中寻找生命的意义。

  后现代管理领导力突围

  后现代领导力从超越约翰·科特的领导理论和保罗·赫塞的情境领导开始。管理是上天赋予人的最高使命,因此领导是管理的一部分。领导者不以领导自居,是应有的谦卑姿态。这不是降低领导的重要性,而是提升了其重要性。在人人皆为CEO的时代,领导并未消失,而是领导模式发生了改变。摩西对以色列人的带领,不是一种领袖行为,而是作为奴仆的服侍行为。这就是领导模式转型的真实意义。

  在管理中有领导,在领导中也有管理。领导是一种影响与服侍他人的行为,领导包含相互影响和服侍。因此,存在着一种双元领导或多元领导模式。同时,每个人都具备领导的职能。

  后现代管理文化突围

  文化不是公司的装饰,而是公司的精神属性,是公司的本质与灵魂所在。文化的重要性超过商业模式与战略。未来,文化才是制胜之本。

  以超文化方法论可以发现不同文化的同构性,这就是文化的基因。我们称之为元文化。互联网时代,大公司文化的趋同性日趋明显,这正是元文化存在的证明。在跨国公司文化重组和全球性公司文化构筑中,元文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这一全新的视角,对于消弭文化隔阂,促进人类大同具有重要的价值。同时,元文化对于公司去政治化,和社会化公司的缔造都具有新鲜的启示意义。超文化思维是对霍夫斯泰德文化差异理论的彻底超越。

  后现代管理哲学突围

  后现代管理哲学是超越笛卡尔世界观的整体论和有机论哲学。从万物互联到生命互联,后现代管理哲学将促进人类平等和人性自由。后现代管理哲学将企业视为有人格的超生命系统,公司的人格即公司领袖与全体成员人格的延伸。后现代管理哲学将构筑企业人格,并遏制科技与创新的宗教化倾向。在人工智能发展可能失控的未来,后现代管理哲学将成为有效的控制性力量。

  后现代管理哲学将从中西哲学的源头,寻找敬畏与爱的元素,如稻盛和夫一样,建立“敬天爱人”的公司哲学,以利他经济学,实现企业的持续发展。后现代管理哲学是生命哲学、人性哲学,是可以在管理实践中贯彻的信念与信仰。

  后现代管理毫无疑问是一场全面的突围,目前全球企业之所以会陷入各种迷茫,就是因为现代管理已经过时,而后现代管理却姗姗来迟。但一切都为时不晚,从现在起,我们将开启后现代管理新时代,开启后现代企业与后现代管理的辉煌历史。这需要每一位企业家和管理者,每一位企业人的共同参与和努力。

  --张羿《管理救赎:后现代管理缔造》,中国财富出版社2017年重磅图书。

  张羿简介

\

  张羿,著名管理学家、后现代管理开创者。现为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暨中数信安集团首席管理顾问,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多所名校EMBA导师。曾任《商界评论》、《管理学家》、《中国新时代》等多家财经媒体专栏作家或特约撰稿人。

  著有《后现代企业与管理革命》(2004年)《中国式管理批判》(2007年)。著作被多所高校列为博士研究生重要参考文献,为众多管理学专业论文所引用,并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官网、《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企业家》、新浪财经等广泛报道或转载。

  曾在中国管理传播网与中国式管理大师曾仕强展开中国式管理大辩论,引起强烈反响。曾在博客中国与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互联网周刊》主编姜奇平,展开后现代商业精神大辩论,引起强烈反响。曾因《万科与世界级企业的真正差距》一文被《中国企业家》杂志转载引发强烈反响,该文在十年前就指出万科产权制度的弊端,间接预警了今天的“宝万之争”。

  2004年7月,曾应邀出席IFSAM第七届世界管理大会,发表《现代企业的终结与后现代企业的兴起》主题学术报告,引起国际管理界强烈关注。《管理救赎:后现代管理缔造》,是张羿二十年管理创新的结晶,是德鲁克、彼得斯之后世界管理学集大成之作。

  张羿历经二十年企业实践,并具有从记者到经理人到企业家的丰富从业经历。其管理学著作视野开阔,思想深刻独到,理论与实践并重。在中国管理科学学会主持的《管理蓝皮书:2017年中国管理发展报告》中,张羿后现代管理与海尔管理模式同被列为中国本土诞生的世界级管理。

  名家推荐

  张羿《管理救赎》是一部开创性著作。作者用后现代范式,更替现代性范式,推动机械型管理向生命型管理进行系统的理论转型升级。管理学的再现代化,是发生在管理领域的“出埃及记”,旨在将人类管理从利用工具理性为主,救赎为以人性复归为主;从服务于异化,救赎为服务于使命;从现代性这一低层次,救赎到后现代这一高层次。最终与经济实践的转型升级同步,实现管理理论从工业时代的现代化,向信息时代的现代化的惊险一跃。

  --姜奇平 中国信息社会50人论坛轮值主席、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社科院信息化与网络经济室主任、中国科学院《互联网周刊》主编

  这是一部与旧时代划清界限的著作!我很久都不看管理学的书了,因为现代管理学的基础正在崩塌。互联网来了,全新构建了我们这个世界,颠覆了原来的组织和管理思维。在移动互联、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巨变时代,一切坚固的管理思维都在烟消云散,全球的组织将如何重新思考管理?未来我们需要怎样的管理思想和哲学?什么时候新的管理才成型呢?张羿先生宏大、深邃、直抵本质的论述,是管理界根本反思的开始!

  --罗振宇 《逻辑思维》创始人

  十几年前我就拜读过张羿的著作,并推荐给我的研究生。张羿的管理创新具有相当的独立性和领先性,这本《管理救赎》更堪称是近二三十年来全球管理创新的集大成之作。张羿著作的跨学科性和思想的深刻性与德鲁克十分相似,我相信中国诞生德鲁克式管理思想家的时代已经到来。

  --彭新武 中国人民大学管理哲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哲学博士、管理学博士后。日本爱知大学客座研究员、韩国首尔国立大学商学院客座研究员

  《管理救赎》中所提出的后现代管理范式,对身处物联网时代的企业具有很好的借鉴作用。张羿对海尔转型的理解非常到位和深刻,海尔在转型过程中坚持以人的价值为中心,通过人单合一模式实现企业在战略、组织、薪酬三个层面的颠覆,使企业从制造产品到孵化创客,成为平台型企业。希望更多的企业能够用物联网的范式,换道超车、引领时代。

  --周云杰 海尔集团总裁

相关热词搜索:后现代管理

上一篇:2017飞凡狂逛节落幕,实体商场加速线上线下创新融合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