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董事会勉强恢复 还款与重组一并考虑
2017-09-17 06:15:02   来源:环球财讯网   评论:0 点击:

  企划部员工于洋(化名)没有等来回去上班的消息。

  6月初,他与众多同事被辉山乳业(06863.HK)通知停薪留职回家休息,待公司解决资金问题再来上班。3个半月过去,他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我刚刚把离职给办了,”他说,语调低沉,这与他此前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完全不同,“没听说我哪个同事被叫回去上班,好多都得重新找事做。”

  于洋并不知道公司的债务解决到什么程度,也不知道辉山乳业正被汇丰银行等多家银行催债,并要求公司在9月13日前清偿。

  董事会勉强恢复

  辉山乳业资金链断裂与股市崩盘已是半年前的事,灾难爆发后,掌握集团资金管理的执行总裁葛坤失踪、其余高管如执行董事、独立董事、董秘全部选择辞职。两个月后,偌大的上市公司,其董事会成员只剩下杨凯一人。3个月后,矗立在沈阳黄河大街上的辉山总部大楼几乎成了空楼。不过位于沈北新区的生产车间依然忙碌。

  也正是在此时,6月初,于洋和所在部门的所有同事被通知回家休息,“我相信辉山能再起来”,彼时,于洋接受记者采访时依然信心十足,他相信,他和他同事的停职也为公司保生产做出了贡献。

  辉山乳业的债务重组是危机爆发后就提出来的计划,目前仍未有成型的整体方案公布,上市公司选择阶段性地发布一些进展消息。

  据6月1日公告,杨凯委聘深圳市富海银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担任债务重组顾问(以下简称“富海银涛”),为集团债务重组提供方案与意见,并协助辉山乳业、杨凯与债权人协商。随后上市公司宣布聘请法证会计师,调查集团的财务状况,会计师已于7月到岗。6月下旬,杨凯找来3人担任独立董事,并与杨凯一起赴任审核委员会、薪酬委员会、提名委员会、食品质量与安全咨询委员会。

  这意味着辉山乳业终于再次拥有了合法合规的权力运行机构。

  在上市公司之外,杨凯或个人名下的公司也有负债,这些债权人同时也是上市公司或其子公司的债权人。据披露的债务重组最新进展,上述债权人并不同意只解决上市公司负债,他们要求一并解决在上市公司之外杨凯的负债。

  因此,目前的方案是将上市公司、子公司资产与杨凯的资产一并打包,注入一家新成立的公司,并将这个公司纳入上市公司旗下。届时,上市公司的股东将由境内外债权人、现有股东和管理层构成。

  辉山乳业正在引入“白武士”,在这个愿意提供足够资金的白武士确定前,辉山乳业正使用股权分配这种方式留住管理层,以确保经营能够正常进行。对于债务重组的确切进展,辉山乳业表示,重组顾问正在做推进工作,具体情况不方便表态。记者亦致电富海银涛询问重组进展,对方没有正面回复。

  被银团追债

  辉山乳业的债务重组显然不那么容易,在重组细节全面披露之前,部分债权人有自己的打算。9月8日,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丰银行”)以贷方代理人的身份向辉山乳业发函,要求辉山乳业于9月11日起3日内付清未清偿的本金:1.8亿美元、1.56亿港元;利息:576.7109万美元、468.8962万港元。

  上述债务得追溯至2015年。据当年10月26日的公告,辉山乳业当天敲定了一笔定期贷款额度协议,根据这份协议,辉山乳业最多可借入2亿美元总额贷款,其中一部分为美元,一部分为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贷方并非一家银行,而是一个银团,成员包括汇丰银行、恒生银行、招商银行、创兴银行等。

  事实上,今年4月7日,汇丰银行也以贷方代理人的身份向辉山乳业催款。9月11日,汇丰银行再次发函,要求辉山乳业对发生于2014年的另一笔贷款进行清偿,未付本息总额共计1370.4965万美元,不过未载明截止还款日。

  上述要求9月13日前清偿的银团欠款是否已经得到偿还?辉山乳业没有正面回应,仅以公告表述“本公司正就上述情况听取法律意见,并相信任何还款安排将连同债务重组建议一并考虑”。

  记者向汇丰银行询问此事,汇丰没有正面回应,仅强调“催款是以贷方代理人的身份进行的。”

(原标题:辉山乳业:还款与重组一并考虑)

(责任编辑:DF078)

相关热词搜索:辉山乳业董事会勉强恢复 还款与重组一并考虑 辉山乳业

上一篇:国美两次回购耗资6900万元 扩张路径浮出寻增量市场
下一篇:申万宏源:A股白马股估值合理 南下资金已影响港股

分享到: 收藏

Powered by 环球财讯网 ©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