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驰或许拿不到约好的分红了,但华谊真的赢了吗?_有戏
2015-04-17 08:45:01   来源:环球财讯网   评论:0 点击:

图为周星驰和华谊总裁王中磊。
        离《西游降魔篇》上映已过两年,不过周星驰至今认为当时的合作伙伴华谊兄弟欠了自己8000多万元的票房分红,于是双方对簿公堂。当年电影取得了12.48亿元的高票房,但对于怎么分票房,分哪一部分的票房,周星驰方面和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有巨大分歧。
        周星驰方面的诉求并未获得法院支持,是否上诉,目前还没消息。
        如果上诉的话,周星驰有翻盘的可能性吗?
        有法律界人士分析说,这场官司给大家提了个醒:搞清楚合同生效的必要条件;遇见跟华谊相关的业务一定要警醒。
关键词:《补充协议二》
        北京市三中院的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问题为:1《补充协议二》是否已成立并生效;若《补充协议二》已成立并生效,其约定的票房收入应为票房数还是收入数。
        原告周星驰方面表示,2012年,其制作了电影《西游降魔篇》,并就合作拍摄、收益分配等问题,先后与华谊兄弟签订了《<除魔传奇>(暂定名)合作协议书》及《补充协议一》。影片上映前夕,出于对影片市场的良好评估,周星驰曾与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口头商定,若票房收入超过5亿元,华谊兄弟公司可给予周星驰所控股的崴盈投资公司额外的票房分红。然后双方通过邮件的方式“达成”了《补充协议二》。
        因此,根据这三个协议,崴盈认为自己应该分到总共1.77亿元,但华谊少给了8610万元。
        华谊则辩称,《补充协议二》并未正式签署,与崴盈方面进行邮件协商的工作人员不具有签署权限,而且即使签署了,也不是按照崴盈所说的“票房收入”来分红的。
        4月15日下午,北京市三中院判决崴盈败诉,理由却比起探讨“票房收入”这个模棱两可的技术问题来得更为简单——周星驰方面那份关键的《补充协议二》并未签字盖章。因为该协议被判无效,法院不再评述本案的票房收入问题。
关键词:电子邮件

        随着判决结果的公布,双方于2013年电影上映前夕商议补充分账细节的邮件,也被披露出来。
        往来邮件系华谊兄弟财务与运营总监娄睿,与崴盈公司的股东比高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比高公司)的执行监制周雅致所发,互通邮件的时间从2012年7月9日持续至2013年3月11日。也就是说,洽谈《补充协议二》的是这两人。
        从这些邮件来看,双方的确就“票房收入”的概念有过分歧,但也确实商讨到了就差签署《补充协议二》的地步。而周星驰和王忠军关于票房分红的口头约定也在邮件中被提及,2012年8月1日周雅致就在邮件中写到“首先再次谢谢王董他同意了在5亿票房后每增加1000万票房片主可获100万分红”。
        在《补充协议二》最初的文本中,周雅致把“票房收入”定义为“上报国家广电总局的税前票房收入”。2013年1月19日,周雅致向娄睿发送电子邮件,附件中是《补充协议二》的修改稿,其中关于票房收入的表述已修改为该片于第一地区影院发行之票房收入(以甲方收到院线给出的票房结算单中的金额为准)。(注:甲方指华谊。)
        2013年1月21日,娄的电子邮件称:我们对合约基本没有问题。可以随时签字了。而这份合约中除了双方协定的分账条款外,还写着一条:本补充协议自双方签字盖章之日起生效。同日,周雅致回复称:可以麻烦贵方签好后给我们扫描件吗?原件请寄到香港……辛苦了!
        但这份补充协议没能最终签字盖章。2013年2月6日,娄在电子邮件中表示,虽然补充协议已经在华谊走签批手续,但由于可以签字的领导总是不在所以一直批不下来,而且当日近中午才知道王总只工作到上午就开始休长假了,因农历新年,无法年前提供华谊签署完毕的合约,“节后王总上班首日便可签署此合约”。
        2013年2月10日《西游降魔篇》上映,春节期间票房一路飘红,等到3月初,周雅致几度发邮件催促,就不见下文了。

关键词:生效

        虽然法院认为“《补充协议二》并未签字、盖章,不具备法律规定的成立条件”,但在外人看来,难道之前的口头协定和那些电子邮件商议往来就不作数了吗?曾从事律师工作的沈先生就认为,“法院的判决未必没有问题。按合同法的规定,电子邮件,未必是不可以作为合同,而且之前很多很多案例中,是把来往的邮件作为合同的内容的。”
        上海先行法制调解中心主任张劼律师在看到这则案例时,第一反应是先去找合约中是否有常见的那条“协议自双方签字盖章之日起生效”,“看到这一条,基本上法院其他的都不用看就可以判定了。既然合同里都已经说了生效的条件,没有盖章当然就属于无效。”
        张劼律师认为,法律并不过多考虑人为感情因素,这就是简单的利益分配中存在分歧的问题,“在商务洽谈中,双方口头达成了合作意向,在最后关头,一方觉得于他利益有损或者有更好的获益方式而选择不盖章签字,是太常见的事情了。有时候将邮件内容作为合约达成的证据,是在合约中没有‘盖章生效’那一条的情况下。何况就算视为达成约定,没有生效就是没有法律效应的。”
        此外,张劼律师还指出,即便是周星驰方面要将这些邮件视为与华谊达成约定的证据,这个证据也并不充分。“洽谈《补充协议二》实质是要变更原合同,但只有法人才有权利代表公司更改合约,这位财务总监不具有法人资格。”
        而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游云庭律师则认为,目前披露的只是部分证据,并没有办法根据现有的这部分证据对整个案子做出判断。但华谊方面的所作所为即便在这场官司中胜出,未来对其他与之合作的公司也是一次警醒。
        “我自己作为这方面的法律工作者,可能通过这次的时间,就会多长一个心眼,吸取教训,未来如果有涉及华谊方面的业务,我会提醒我的当事人要更谨慎地当面落实协商内容,因为华谊这次的所作作为至少和我在商业惯例上的认识有所不同。这对于华谊未来的合同履行成本会提升很多。这次的案件虽然不是什么不良记录,但对华谊来说,至少是个‘不让人放心的纪录’。”游律师说。
        据新浪娱乐报道,4月16日华谊兄弟总裁王中磊谈及这场官司时说:“判决的结果说明了法院比周先生的公司更懂得电影。”

衍生阅读:票房收入到底是哪个收入
        我们再来谈谈法院的一审判决中没有评述的票房收入问题。此前华谊兄弟应诉时回应称,崴盈公司所谓的院线出具的票房数据并不为华谊方面所承认,华谊认为票房总收入还需扣除院线分成,才是华谊实际取得的收入数,而该收入数并不足5亿元。
        时代金典院线总经理吴鹤沪则告诉环球财讯网记者,院线方面的确会给发行方出具一份“票房结算单”,但这份票房结算单中有两个数据,一个是上报总局的总票房,另一个则是片方的收益数据——总票房除去要上缴的电影基金、税收之后,院线占剩下的57%,片方占43%。“我也注意到这个合同(《补充协议二》)里面的表述,事实上是不严谨的,双方按照自己的意愿理解文字,但确实让法院判也没有标准。”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游云庭律师告诉记者,近年来关于电影票房分账的争议并不单见诸于华谊和周星驰这个案例,业内对票房的通识、具体的表述和分歧也常未有定论。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律界人士也认为,这个所谓的“院线给出的票房结算单”数据,并不能够直接理解为华谊方面的收入。
        据悉,华谊兄弟在2013年年报中确认该片带来的收入是3.995亿元,这一部影片贡献了华谊当年营收的20%。
【附: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崴盈投资相关诉讼的说明】
        今天(4月15日),针对崴盈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崴盈投资)因电影《西游降魔篇》补充协议二成立与否的问题对华谊兄弟发起诉讼一事,法院作出判决:对于原告崴盈投资《补充协议二》已经成立并生效的主张,因缺乏证据支持,不予采信,原告崴盈投资的相关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驳回崴盈投资有限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过去20年来,华谊兄弟与上百位知名导演和演员长期多次合作,一直坚守诚信共赢的基本原则,从未与其他导演和明星因钱财问题起过纠纷。此次被崴盈投资起诉,华谊兄弟感到很无奈。
        和崴盈投资合作的电影《西游降魔篇》,崴盈投资用零风险和极少的投资额从该片中获得4倍的回报,承担最大风险和最高投资比例的华谊兄弟从该片中仅获得2倍的回报。
        《西游降魔篇》在上映之前,华谊兄弟已经支付崴盈投资8800万投资款项,占总投资额1.13亿的77%。换句话说,不管该片票房如何崴盈投资都已经拿到了可观的投资款项,而华谊兄弟为这部片子承担了最大的风险。
        为了取得更好的票房与崴盈投资共赢,除了传统的宣发手段外,华谊兄弟还做了很多创新尝试,比如安排导演周星驰与马云对话、全国百家影院百场超前点映、春运病毒视频传播等等。从市场反馈和票房表现评判,这些创新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这部电影最终获得总票房12.48亿人民币,创下华语片首日票房最高纪录的影片,在上映当天收获票房8165万人民币。在之后的上映过程中,《西游降魔篇》也先后创下了24项票房纪录。
        这样的成绩和收益依然引发诉讼让华谊兄弟很不解:崴盈投资已经总计拿到约1.74亿(8800万投资款+8602万收益分成)收入,远远高于其对《西游》的投资比例,想要更多的依据何在?再者,如果最终票房不及预期,崴盈投资会和华谊兄弟一起承担损失么?
        关于此次诉讼事件,华谊兄弟再次说明如下:
        一、华谊兄弟已经履行完所有到期应付款项的支付责任
        我公司曾于2013年2月26日,以公告的形式发布与崴盈投资签署的相关合作协议的具体内容,并已经按照《电影〈除魔传奇〉合作协议书》及补充协议一的要求,支付了投资款8800万及收益分成86,023,763.64元,履行完所有到期应付款项的支付责任。
        二、 所谓的《补充协议二》未签署生效
        《补充协议二》未经确认并签署,该协议未成立,未生效。该补充协议的内容从始到终都未经双方协商一致并确认。
        三、华谊兄弟对《西游降魔篇》投资比例高达77%
        根据已经签署生效的主协议及补充协议一的约定,《西游降魔篇》影片的总投资额为1.13亿,华谊兄弟投资金额为8,800万元,崴盈投资及其他第三人的投资金额为2,500万,华谊投资额占该影片总投资额的比例高达77%,崴盈投资对该影片的投资比例仅为23%。
        四、崴盈投资已经获得超额收益
        根据主协议约定的双方发行净收益的分配比例,崴盈投资实际已分得86,023,763.64元收益,占已结算发行净收益的30%左右,超出其实际投资比例。加上华谊已经支付的8800万投资款,崴盈投资已经得到总计约1.74亿(8800万投资款+86,023,763.64元收益分成)的收入。不仅如此,根据主协议,崴盈投资还享有新媒体发行权及大陆地区以外全球其他区域的发行权(这部分收益华谊不参与分成),相对于其投资额,崴盈投资的收益比例已经相当可观。
        五、12.48亿元是票房,不是收益
        《西游降魔篇》在内地获得12.48亿的票房,但票房并不等于制片方和投资方的收益:业内比较认可的收益分配模式是,在制片发行方和院线影院分账之前,票房总收入先要刨除5%的电影专项基金和3.3%的税费以及中影数字的代理费,也就是说,在制片发行方和院线影院方分账的环节之前,总票房已经相当于先打了个9折。
        打折后的票房收入再拿出57%给院线,剩下的43%票房仍然不是制片方和投资方可以分享的纯利润,还要扣除发行代理费、营销成本等等,剩下的钱才是可供制片和投资方共同分享的发行净收益。具体公式如下:制片方和投资方可供分享的发行净收益=(总票房-电影专项基金-税费-中数发行代理费)×43%+华谊行使该影片商务开发权所取得的一切收入-发行代理费-华谊的投资额-宣传发行支出-(拷目及物料费、商务开发代理费、商务开发相关支出、该影片在大陆地区报批的费用、利润支付按相关法律规定应交纳的任何税费和银行手续费等各项费用)。以《西游降魔篇》为例,根据主协议约定,制片方和投资方可供分配的收益仅为314,829,081.13元。
        未来,我们将继续本着坚守诚信的基本原则,在践行商业契约精神的基础上与合作伙伴真诚合作、共同发展,尽心尽责为公众创造好的娱乐产品。

相关热词搜索:周星驰 西游降魔篇 华谊兄弟

上一篇:《速7》硬汉健身训练全解析!看看谁的计划最变态_私·奔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