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破除高校去行政化阻力_社论
2015-05-11 07:56:45   来源:环球财讯网   评论:0 点击:

        5月8日,教育部《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发布,“逐步取消学校行政级别”的宣示成为亮点。
        这是2010年以来,第三次以重要文件强调高校要“去行政化”,可见问题之严重,改革之艰难。
        去行政化为何这么难?两位前大学校长的回答发人深省。
        中山大学前校长黄达人认为,在现阶段社会上各行各业都存在行政级别的大环境下,如果只是简单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不仅不会强化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的地位,反而可能会起到弱化的作用。
        传闻已被取消副部级待遇的中国人民大学原校长纪宝成说过:“当一个社会以行政级别来衡量所有人的社会地位时,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就是贬低教育,现在我可以找北京市长、副市长,取消行政级别后我可能就找不到他们了。”
        这两位原大学校长的话,道出了反对大学“外部行政化”的难局: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对高校的具体事务插手过多,大学被赋予行政级别,成为政府的一个附属机构,这是大学自身无法改变的。有学者数年前将教育行政部门干预大学管理归纳为如下方面:
        管干部,一些被任命为高校领导的政府官员不仅不是教育家,甚至对大学运行规律都不甚了解,他们带到高校的往往是行政文化和官僚气派。
        管人才,由政府主导的各种人才计划层出不穷,如院士计划、长江学者计划、国家杰出青年基金,“百千万人才工程”一层次、二层次,跨世纪人才、新世纪人才、各种特聘教授以及领军人才等等,人才越来越等级化。
        管学科和专业,从中央到省市政府设立各种重点学科、重点专业、研究基地、人才培养基地。政府几乎每年都要组织检查评估,使得这些学科、专业年年都要有“创新”,年年都要制造新成绩,为此常常搞得苦不堪言。
        管课程设置,学生“被要求”研修无关专业的课程占相当大比例。近年来,还仿照行政官员的级别每年评选国家级教学名师、国家级精品课程、国家级教学团队,以及省市级教学名师、课程、团队等等,本来正常的学术工作逐步行政等级化。
        管教材编写,2007年1月教育部、财政部联合发起“高等学校本科教学质量和教学改革工程”后,由政府统一编写“高质量教材”,大学教师如果如同中小学教师一样都按照统一教材上课,就必然抹杀学术的多样性、自主性、创新性,也必然会导致教学趋向平庸的局面。
        管科研,几乎所有学科,包括人文学科,重要研究课题的发起者大都是政府部门,造成教师轻视教学而孜孜钻营于获取项目,玷污学术尊严。
        此外还管工程项目和经费,结果一方面使得教育行政部门权力急剧膨胀;另一方面使得学校领导和教授不得不“跑部钱进”,甚至不得不设立“驻京办”。
        依法办学也不容易。1998年的《高等教育法》第49条规定“高等学校的管理人员,实行教育职员制度”,而1999年就宣布9所大学为“副部级”大学,刚制订的法律被束之高阁了。
        与“外部行政化”相伴随,“内部行政化”表现为,高校行政机构与政府行政机构同构同形,以便“衔接工作”,高校把自己作为“准政府机构”来运作,各种资源向机关和行政集中,教授和其他职工被边缘化。
        在“内部行政化”过程中,高校行政官僚形成庞大的权力链条,成为主宰大学发展方向的强势力量和获得巨大利益的群体。为了保护既得利益,他们或明或暗阻碍高校的去行政化改革。
        有高校学者观察到,与媒体公众和专家学者对“高校去行政化”的热烈讨论和赞同不同,高校行政权力主导部门的态度比较冷淡,他们或强硬反对,或表面妥协,暗中阻止。
        5月8日公布的《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很多改革措施就是针对上述问题设计的,应该说是好的改革方案。如果得到落实,必然对遏制高校行政化产生好的效果。
        

相关热词搜索:高校去行政化 黄达人 纪宝成 外部行政化 行政级别 依法办学 内部行政化

上一篇:青海省委常委张西明兼任省委宣传部长,曾任中宣部副秘书长_人事风向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