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阅读·海上志怪】阎王帖_文化课
2015-05-13 08:12:13   来源:环球财讯网   评论:0 点击:

        水书,水族的文字,又称“鬼书”、“反书”。
        上一次谈鬼识字问题,有朋友说是不是“殄文”?殄文又称水书,是古代水族先民用类似甲骨文和金文的一种古老文字符号,记载水族文化的典籍。现在流传于贵州部分水族聚居区。不过,这和笔者说的鬼文字完全不是一回事。我们说鬼识字的少,其实鬼世界的文字,我们也未必认识。这个道理不难理解,虽然两个世界会有共通的文字系统,但鬼世界有自己独有的政治、经济、文化系统,当然也会产生独立的文字。前些年小朋友中间不是还流行过火星文吗?当然,在大部分情况下,语言文字是阴阳相通的,否则双方没法交流了。
        不过,那些阳间人偶尔不认识的字,很可能只是难检字而已:
        大约在宋代,扬州有位姓赵的小吏,晚上睡觉时忽然见到有一群黄衣人涌进自己的房间,为首的对小吏说:“到处找你不到,原来躲在这里!这就跟我们走吧。”声色俱厉,赵姓小吏迷糊中还不知怎么回事。旁边一位黄衣人上前对首领说:“此人命数未到,现在还没法带走,先留个记号吧。”首领点头称是,从怀中拿出一颗印,在小吏左臂上盖了个戳,帅众人离开。小吏第二天早上起来仔细看手臂上的印章,印文深入肌理,像古篆文,只认出字形中有个“先”,其余的部分就认不出了(《稽神录》卷二“广陵吏人”)。
        我们知道,繁体字中有不少字笔画超级多,从写字的角度说,基本就是吓人用的。据笔者知道,有些古籍类出版社,在招聘员工考试时,会出现写繁体字的题目,遇到此类题目,直接放弃好了。像龜(龟)、竈(灶)这样的还算简单,万一要写“齾齹”两字,那就给跪了。所以,笔者猜测,黄衣人(冥吏)盖的印章,很可能就是古篆文,至宋代早已不再通行,小吏不识,也是正常的。赵明诚李清照夫妇这样玩金石的高级知识分子应该会认识。
        不过,确有所谓的“鬼书”,与阳间的文字完全不属于一个语系,那就谁也认不出了。
        东晋有个奇人郭翻,在《晋书》卷九十四《隐逸传》曾有介绍。有一次,他的佩刀掉进水里,有个过路人给他捞了上来,他就送给这人。过路人不要,郭翻说:“你都不要,我怎么能要呢!”过路人曰:“我如果收了,会被鬼神谴责的。”僵持一阵后,郭翻知道对方不肯要,就把刀又扔回水里。过路人又给他捞了出来。郭翻只能收了自己的刀,然后按照十倍刀价付钱给这个过路人。
        郭翻去世几天后,附体在小儿子身上,与家人谈话。家人问起阴间的情况,郭先生一一介绍。比如当时已去世的几位名臣,在地府依然是簪缨世家。王导为尚书郎,“位虽不及生时,而贵势无异也”。庾亮“作抚军大将军。现居东海之东,统领神兵”。郭先生生前曾拒绝庾亮的征召,但是到了阴间,仍然无法摆脱庾大将军,被征辟为司马。
        郭先生介绍了地府情况之后,让家人取来纸笔,要给故旧写信。可是“皆横行,似胡书,已成一纸”。他这才想起,这是鬼书,活人是认不出的。于是口述让家人记录,还留下两首诗,魂魄才飘然而去(《太平广记》卷第三百二十一)。
        这个故事可以找出一些存疑之处,郭先生死后才几天,就能完全学会阴间的文字吗?按照文中的描述,文字是横着的,根本不是古汉语的系统。而他说话又完全没变,能正常对话。这么复杂的变化,只能存疑了。
        类似的情况在笔记中多有出现,比如《广异记?李洽》中提到,唐人李洽被阴差持文书索命,李洽拿过文书一看,上面文字错乱,一个也不认识,就对阴差说,写得这么潦草,差评。阴差说,你丫看清楚,这是阎王帖,你再说一遍试试?于是李先生只能跟阴差求情,让他先回家跟家人告别。回家路上见到集市上卖各色饮食,阴差边看边流口水,李先生马上掏出钱给他买了一堆吃的。阴差吃完,心情愉快,让李先生回家赶抄一部《金光明经》。抄经果然有效,李先生到阴间报道时,冥簿上已记载了他的这项功德,延寿一纪,成功还阳。
        《广异记?卢氏》的故事中,卢氏收到的阎王帖也是“文字错谬,不复似人书”。猜测起来,这类索命的公文可能签发太多,写得过于潦草了,倒也不能就此认定就是非汉字。因为有证据证明,有些阎王帖确实是汉字写成的。
        宋洪州学正(教育局长)张某天性刻薄,对生徒非常苛刻。学生们都很讨厌他,想找个法子捉弄他。生徒中有一位长得像鬼一样丑的,大家都叫他张鬼子。大家对张鬼子说,你假装阴差,半夜去吓唬张局长。张鬼子说好啊,不过要装得像一些,得弄一张阎王帖。众人说没问题啊,只是不知阎王帖是什么格式。张鬼子说,我见过的。于是教众人在纸上用白矾写了阎王帖,自己在后面签字画押。
        半夜时分,众生徒来到张局长门外,张鬼子拿着阎王帖,不待敲门,就直接从门缝中钻进去了。众人正惊异间,张局长在屋内大声呵斥,什么混账东西,肯定是你们故意来吓我。张鬼子递上阎王帖,笑着说,奉阎王之命来抓你的。张局长接过阎王帖,还未看完,张鬼子摘下头巾,头上忽然有两只角伸出来,张局长一见,就吓得气绝身亡。
        张鬼子出来对众人说,我真的是地府的牛头狱卒。奉命追这个老家伙,可是渡河时不小心把阎王帖弄丢了。没法索命,二十年不敢回去。幸好诸位帮忙重新写了阎王帖,这才完成任务。说着倏然不见(《异闻总录》卷一)。
        在这个故事里,阎王帖上的文字肯定是大家认识的,只是张鬼子必须假他人之手,才能复制一份。类似阳间文字为阴间所认可的情况,也有不少记载,显然,地府对于文书有自己的规则。
        总结一下,部分鬼书不为人所识,阳间的文书为阴间所承认。如果这些都可以算是鬼书中公文文书的特点,那么还不难明确区分。可是还有些日常鬼书与阳间文字的差别极其细微,这就有点意思了。

相关热词搜索:海上志怪

上一篇:上海铲除非法种植罂粟184株,外来人员为治病偷栽被处罚_浦江头条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